72场深改会,读懂当代中国最深刻的改变

2024-07-15 20:40:26    来源: 九游会J9·(china)官方网站

九游会J9·(china)官方网站 九游会J9·(china)官方网站

  玉渊谭天丨72场深改会,读懂当代中国最深刻的改变

  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开。

  中国人常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面对变化,我们是善于应变的。

  进入新发展阶段,我们虽已摆脱了“穷”的境遇。但是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改革,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这些问题就在我们身边: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了,是否会跟人“抢”工作;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了,又产生了国际贸易摩擦问题;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就业要求会不会有变化?

  这些问题是随着发展产生的,也需要在发展的过程中解决,它们都跟改革息息相关。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些问题的牵涉面越来越复杂,我们该如何思考?又该怎样求变?

  鉴往知来,过去十多年来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72场会议,会给我们启迪。

  01 求变的框架图

  为什么要“变”?

  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想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而“变”。

  7月15日,二十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这场大会,将重点研究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中国式现代化问题。

  回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历程,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这三大攻坚战,就是发现问题、主动求变的例证。

  习近平总书记是如何发现问题的?

  以母亲河长江为例。

  2016年1月5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在重庆召开。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11省市。彼时,长江经济带的人口和经济总量均超过全国的40%。

  会前,其中几个省份都提出了要新建一批基础设施的计划,以此来提升自己在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性。

  当时,“建设”是关于长江经济带的关键词。事实上,在不少人理解中,开一场关于“发展”的座谈会,正是长江进一步大开发的信号。

  谁承想,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开门见山:

  今天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这次讨论的不是发展问题,而是保护的问题。

  他在会上强调,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很明显,对于很多人来说,长江搞大开发不算问题,甚至是好事,但对于习近平总书记来说,搞大开发是有很大问题的。

  习近平总书记,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呢?他考虑这一问题的出发点,是“人”。

  长江搞大开发会对生态环境产生影响,如果长江被污染了,把沿江的所有人都搬走不现实,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在环境避险上有所作为。

  换句话说,即便长江开发有再多好处,但从绝大多数人的角度去思考,就会发现,再搞大开发是有问题的。

  也就是说,之所以要从大开发变成大保护,为的是民族永续发展和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脱贫攻坚,同样也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了扶贫,习近平总书记50多次调研扶贫工作,走遍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2012年12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去了河北阜平。看了乡亲们的生活,他“心情沉重”。

  来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十八洞村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

  在实践中,“精准”谈何容易?

  著名学者郑永年就曾提过,“精准扶贫”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其中,最大的挑战莫过于信息问题——鉴定贫困本身就有主观性,扶贫又是自上而下,如果没有全面、客观的数据,那就做不到“精准”。

  为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300多万名县级以上单位派出的干部走进农村。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说:

  他们爬过最高的山,走过最险的路,去过最偏远的村寨,住过最穷的人家,哪里有需要,他们就战斗在哪里。

  这300多万人撒下去,就像一颗颗种子,催生了中国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如今,有不少人都在用镜头记录着农村生活,无论是无人机种植,还是一排排的新房……种种景象,已经完全变得和记忆中的不一样。

  从长江到蓝天,从扶贫到振兴,过去10多年间,改变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而这些改变的出发点,都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02 求变的方向感

  我们常说“穷则思变”,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后面还有一句话“富则思远”。

  方向感,很重要。

  在对深改会的新闻稿进行全量分析后,谭主注意到一个在党的二十届中央深改会期间比十八届中央深改会、十九届中央深改会期间提及次数变多的动词——转型。

  转型,怎么转,往哪儿转?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论断。根据这一论断,经济增长不再以单纯追求速度快为目标。

  是要10%的粗放式增长,还是要数字降下来、但质量变高的发展?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在翻阅当年的报道时,谭主就看到了这样一个细节:

  某重要省份经济部门的负责人在汇报经济情况时提到,我上任前,工业经济一直增长;我一上任,工业增加值就下滑,压力好大啊!

  这样的压力,从上到下都有——长时间以来,大家早就形成了只以经济增速的高低作为判断国家经济运行好坏标准的认知。

  要扭转这样的观念谈何容易?

  在正确的发展方向和一段时间的舆论压力之间,改革该如何抉择?

  高质量发展,成为中国转变的方向。

  高质量发展的底色,是绿色。而在中国的改革中,绿色不只是保护环境。

  深改会的新闻稿中,伴随“绿色转型”出现的,还有一连串“转型”——全面转型、协同转型、创新转型、安全转型;同时还涉及了支撑绿色转型的“消费转型”,以及财税、金融、投资、价格政策和相关市场化机制等政策体系的健全。

  也就是说,中国在考虑绿色时,一并考虑了这么多问题。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董煜告诉谭主,绿色转型的一个关键,是平衡经济发展和绿色低碳的成本。

  谁能解决这个问题,谁就能在绿色转型上先行一步。而在这个问题上,也能看出中国的方向感。

  就拿欧洲来说,欧洲国家是最早提出绿色转型的一批国家。董煜表示,欧洲是选择在制定目标后,按照这个目标对产业进行引领。这样的做法,并没有真正与产业链相结合,市场积极性不够。

  中国的方式,是选择全链条设计,首先提出整体方案,然后从各环节做系统性规划,再逐步落实。

  而创新,为转型提供动力。一个细节足以说明问题:

  沿着长江干流,自上而下排列了6座大型水电站。在这个清洁能源走廊里,一滴水,能发六次电。

  这背后,涉及发电机组的新材料、新工艺的运用,涉及工业互联网的智能调度,涉及船闸工控系统的升级改造,当然,也涉及长江流域的生态保护。

  也就是说,中国的绿色转型,除了看得见的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还将伴随着中国整个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快速生长。

  在中国,绿色化就是智能化。这就是创新带来的改变。

  坚持创新,中国一以贯之——事实上,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新常态”讲话中,也给出了应对“新常态”的解法:

  根本出路在于创新,关键要靠科技力量。

  创新这条路并不好走,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明确了转型的方向,这条路也就成了必由之路。

  路虽远,行则将至。这种进程感,也体现在深改会的新闻稿中——谭主从中发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单次深改会提及改革领域的条目在逐渐减少,相应地,对每个领域具体阐述的字数在增加。

  例如,十九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提及的改革条目有17个,每个方向平均用了134个字来阐述;而二十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及的改革条目只有3个,但每个方向阐述达到了199个字。

  字数越多,意味着问题越复杂。

  而每个方向上多出来的这六七十个字,集中在了“关键时期”“历史性”“自立自强”等字眼。这些字背后传递的,是中国解决问题的决心。

  问题再难,我们都会解决。

  03 求变的坐标系

  中国在变,世界也在变。世界在变得更糟糕——2008年金融危机后,“逆全球化”思潮兴起,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

  如何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求变的中国如何和世界打交道?

  对于这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深改会上,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改革发展的成功实践。改革和开放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改革必然要求开放,开放也必然要求改革。

  以开放,促改革。

  过去10多年间,体现中国开放成果的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正在重塑中国不同区域的格局。

  此前,中国对外开放,由特区到东部沿海,再由东部沿海到中部、西部。但现在,中国的各个地方,都可以成为开放的高地。

  就拿最西部的省份——新疆来说。

  去年,新疆成立了自由贸易试验区。在自贸试验区正式挂牌后不久,新疆自贸试验区喀什片区的筹备工作专班就前往上海自贸试验区进行考察。

  在这次考察中,新疆重点学习了如何对接国际经贸规则。

  要知道,由于地理环境和发展条件,这原本是属于上海等地方才能考虑的问题。

  而随着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通过中欧班列的串联,新疆向西连接亚欧大陆,向东连接国内的西南、西北等地,已经成为新的交通枢纽、开放高地。

  全国一盘棋,东部的上海和西部的新疆,都在推进开放。这样的开放进程,也进一步促进改革。

  一个细节,就能体现出这种改革的氛围:

  深改会的新闻稿中,“试点”一词在逐步减少,与此对应的“推广”,出现的频次在增加。

  就拿自贸试验区来说,目前,我国22个自贸试验区已实施了3500多项制度创新。其中,实现在国家层面推广的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成果有349项。

  和之前先由东部沿海“试点”再逐步推广到全国不同,现在,各省都在发起,都是“试点”。

  这就是开放对改革的作用。

  而这样的中国,对于世界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回望10多年前,当中国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提出数百项改革措施时,部分国家抱着怀疑的态度。

  毕竟,没有哪个国家和政党能在短时间内推动如此大范围、大规模、大力度的改革。

  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外接受采访时坦言:

  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但中国,就是在全球的目光中,不断推进着改革。

  更为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开放的中国,正在依托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提供着更多改变的可能性。

  十多年来,我国已与多个国家建成了六条经济走廊,其中包括: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和孟中印缅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

  因为这些通道,一些国家,从“陆锁国”变成了“陆联国”。

  这样的改变,也给了广大发展中国家走自己的路,实现现代化的信心。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世界上既不存在定于一尊的现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标准。

  通往现代化的道路,不止一条。各个国家走自己的路,才是这个时代的风潮,也是当代世界,最显著的特征。

  (玉渊谭天) 【编辑:梁异】

[责任编辑:刘芳 ]
营业执照注册号:91650102766838851Y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512017000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新B2-20050008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1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3108311 新ICP备11000096号
举报热线:0991-3532125 涉未成年人举报电话:0991-3532125
Copyright :copyright: www.t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山网 版权所有